這篇應該是心情文,也可以說是碎念文,事情太多的後遺症。

全職媽媽這工作即將暫時謝幕,要回歸職場做個職業婦女。坦白說,很焦慮也很緊張,跟當年剛做媽媽一樣。生完阿哥阿弟時,除了高興之外是幾乎24小時的待機,很焦慮很緊張也有明顯產後憂鬱症。先生穩定的力量也會被我拖著走,念到臭頭也發洩到底。

如今,阿哥阿弟快滿5歲了,但在每一個階段即將踏入的開始,我又會無形焦慮和緊張,而我紓解的方式就是查閱大量資料,思索各種預備方案,每一個重要行動前,幾乎都要有方案A,方案B,方案C,甚至編號到DEF......。思慮的越清楚越透徹,會讓我有莫名的安心感,也許那就是讓一些朋友常覺得我其實很穩定的反差錯覺吧!

其實我只是想說,在每一階段每一刻當下,我永遠是新手媽媽。第一次生雙胞胎,第一次送他們外出上學,第一次決定要讓他們學英語,第一次要陪他們做功課和畫畫,常常阿哥穩定了,阿弟就得多陪些,常常阿弟穩定了,換成阿哥和翰翰輪流哭鬧。第一次要把三個孩子擺在一起畫畫,七嘴八舌之外,也是爭吵也是亂,第一次帶翰翰跟阿哥阿弟去讀經時,也是哭也是鬧。第一次拎三個出門去吃早餐時,也是不斷致歉吵到別人,第一次看他們三個可以真的玩在一起,甚至聊天和講話時,卻是充滿感動的下一秒,又要去調節紛爭或把翰翰從哥哥們身上拔下來(翰翰常常泰山壓頂)。

看似鴨子滑水,看似游刃有餘,其實是非常焦慮下的行動結果,提早計畫不斷在腦中預想,不斷調整計畫,永遠很多備案方式。跟著教會姊妹讀經,有紓解我這種焦慮行為,因為學習"交託"。我記得某次我北上去工作時,收到line訊息是阿哥吐了一小口,老師跟我說沒事,叫我不用太擔心,他們處理好了。但那當下,我剛要進去開會場所,我完全卡住不知道如何不擔心,即使有拔拔可以隨時去支援,即使有朋友可以拜託去照顧孩子,即使老師說不用太擔心。

當下,我選擇"交託",我做了一個禱告。我希望我之前努力安排的備案能順利運行,我希望我之前建構的安全網是順利打開的,讓我如期處理完事情搭車回家。我從以前就這樣焦慮促成行動,接下來有個旅行計畫之外,還有要打點回台北事宜,希望一切順利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spper 的頭像
Caspper

後山。一家人。

Caspp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